不出国就能体验英国名校课程!戏剧/科学/文化全覆盖,早鸟预售开启! 2021-01-25

了解更多

全球首个DISCOVERY探索极限基地开始招生啦! 2021-01-25

了解更多

英国首席医疗官关于学校和托儿机构重新开放的声明

必益教育

2020/11/21
英国首席医疗官关于学校和托儿机构重新开放的声明

很多家长担心在COVID-19全球大流行之后,学校和托儿机构等场所的重新开放会对小朋友的健康带来风险,英格兰、苏格兰、北爱尔兰和威尔士的首席医疗官和副首席医疗官就此发表了一份声明,详细说明了学校和托儿机构的重新开放会带来哪些益处和哪些风险,以及家长们该如何从中权衡利弊,做出最有利于孩子的选择。

 

 

 

这份文件是英格兰、苏格兰、北爱尔兰和威尔士的首席医疗官和副首席医疗官就当前学校和托儿机构重新开放对健康带来的风险和益处的证据达成的共识声明。

 

这份声明充分考虑了英国和国际上的研究,世哲出版公司(SAGE)、皇家学会DELVE(病毒大流行资料评估与学习)工作小组、皇家儿科和儿童健康学院的科学文献摘要,以及国家统计局的数据。

 

目前,COVID-19全球大流行意味着任何选择都伴随着风险,但重要的是,家长和教师要了解风险的平衡,以便为孩子制定最佳的行动方案。

 

多个证据来源表明,缺乏教育会增加剧不平等,减少儿童的生活机遇,并可能导致身心健康问题恶化。学校改善了包括就业在内的整个人生过程中的健康、学习、社会化和机遇。仅提供家庭教育远远不足以减少社会不平等,学校出勤率对儿童和青少年来说非常重要。

 

大量证据表明,小学或中学适龄儿童死于COVID-19的风险极小。5至14岁人群的感染死亡率(感染者死亡比例)估计为每百万人14人,低于大多数季节性流感的致死率。每名儿童的死亡都是一场悲剧,但幸运的是,儿童和青少年因感染COVID-19而死亡的情形极其罕见,几乎所有感染死亡都发生在有重大既往健康史的儿童身上。

 

有明确证据表明,即使感染了COVID-19,小学和中学适龄儿童的重症发病率与成人相比也非常低。在0至9岁的儿童中,需要住院的有症状病例占比估计为0.1%,在10至19岁的儿童和青少年中为0.3%。而在英国,普通人群的住院率超过4%。而且,大多数住院儿童和青少年很快就恢复健康。

 

许多研究中有明确的证据表明,绝大多数感染COVID-19的儿童和青少年仅有轻微症状或根本没有症状。

 

有合理但尚未得出结论的证据表明,小学适龄儿童的感染率明显低于成年人(他们感染的可能性较小)。

 

年龄较大儿童和青少年感染COVID-19的风险较低的证据较为混杂。他们感染COVID-19的可能性要么低于成年人,要么与成年人感染风险相同。

 

儿童在校内感染COVID-19的情况确实存在。根据目前的证据,这可能不是常见的传播途径。在小学适龄儿童中的发生率可能低于在中学适龄儿童中的发生率。

 

诸如保证手部和物体表面清洁、集中看护以减少日常接触次数,以及通过保持一定社交距离、减少面对面接触等防控措施仍然是维持安全校园环境、将风险降至最低的关键因素。

 

在之前,我们有关COVID-19对儿童影响的数据比现在要少,出于预防的考虑,儿童和青少年曾受到了严格的保护。现在,基于对COVID-19更深的了解,我们已经可以告知大多数学生不需要再这样做了,而是应该回到学校。一小部分正在接受儿科护理的儿童(例如最近做了移植手术或免疫力极低的儿童)将会得到针对个人的建议,了解他们是否仍需要避免感染。

 

我们的总体共识是:与成年人相比,儿童感染COVID-19的风险可能更低(年幼儿童最低),住院率和重症率要低得多,死于COVID-19感染的风险极低。只有极少数儿童或青少年会单纯因为上学而受到COVID-19的长期伤害。与之相对比,不去上学则一定会给许多儿童和青少年造成长期伤害。

 

 

来自英国国家统计局(ONS)的数据表明,与一般工作年龄人群相比,教师死于COVID-19的风险并没有更高。国家统计局的数据表明,教师是一个风险较低的职业(当然,没有哪个职业是零风险的)。国际数据同样支持这一观点。

 

COVID-19在校园内传播给职员的情况确实存在。英国和国际研究的数据表明,COVID-19的传播可能主要是职员间传播(与其他工作场所相同) ,而不是学生传播给职员。因此,我们更加需要在教室内外维持社交隔离和良好的防控措施,尤其要防范职员间的传播以及年龄较大的儿童与成人之间的传播。

 

如果教师、其他学校职员、家长或家人感染COVID-19,他们的重症风险与年龄、种族和健康状况相同的其他成年人相似。年轻人感染COVID-19且患重症的风险比老年人低得多。面临最高风险的是那些80岁以上的老人。

 

目前的国际证据表明,与成人相比,学龄儿童向父母或其他成年家庭成员传播COVID-19的情况相对较少,但这一证据较薄弱。青少年有可能比年幼儿童更容易向成年人传播COVID-19。

 

作为安全社区的关键参与者和推动者,儿童和青少年应该参与COVID-19安全措施的建立过程,来保护家人、教师和其他学校职员等。这将有助于降低校园内疫情爆发的风险。

 

 

学校将各个家庭联系在一起,因此,开学很可能会给更广泛的病毒传播带来上升压力,从而增加R值。我们对目前的证据有信心,即:相比流感或其他呼吸道感染,学校对于COVID-19的传播影响并不显著。其他办公环境和社会环境也会增加风险,可能对COVID-19的传播影响更为显著。

 

国际上的真实数据表明,学校重新开学后一段时间内通常不会出现COVID-19病例激增,无法证明学校是病例激增的主要原因。当然,由于观察时间有限,对于这一点我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另一方面,地方或全国性的社区传播激增可能导致学校疫情爆发的风险增加。

 

 

开学使得各个家庭间接地联系在一起,这可能与校园内病毒直接传播具有同样显著的影响。例如,相比于校园内的活动,允许家长回到工作岗位,或在学校门口聚集、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共用私人车辆、课后社会活动或体育活动、伤口包扎处理等都可能对病毒传播有着同样显著的影响。

 

开学可能会给R值带来足够的上行压力,至少会让一些地区的R值从低于1上升至高于1。这将要求当地采取行动,衡量对社区和经济施加部分限制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并作出社会选择。

 

及早发现和迅速控制学校的疫情爆发是地方政府应对COVID-19的重要组成部分。明确要求学生和学校职员在出现症状时不要前往校园,及时提供检测服务、给予适当的隔离建议、对公共卫生进行严格监测,以及对教育机构进行严格监控,都是支持学生安全返校的关键。

 

 

声明发起人:

 

  • Chris Whitty教授,英格兰首席医疗官

  • Michael McBride博士,北爱尔兰首席医疗官

  • Gregor Smith博士,苏格兰首席医疗官

  • Frank Atherton博士,威尔士首席医疗官

  • Lourda Geoghegan博士,北爱尔兰副首席医疗官

  • Nicola Steedman博士,苏格兰副首席医疗官

  • Jonathan Van Tam教授,英格兰副首席医疗官

  • Jenny Harries博士,英格兰副首席医疗官

  • Chris Jones教授,威尔士副首席医疗官

  • Naresh Chada博士,北爱尔兰副首席医疗官

  • Aidan Fowler博士,英格兰副首席医疗官

  • Marion Bain教授,苏格兰副首席医疗官

 

更多英国留学新闻资讯扫码添加小助手微信号

备注“官网”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400 865 0021